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河南省民政厅(改版) >信息公开>民政要闻
 
超级“奶爸”:曾被怀疑是人贩子
【字体: 】   2018-05-31   来源:厅办公室
 
 
 
 
没有了父母的呵护,他们是不幸的
还能享受到父爱,他们是幸运的。
一群折翼天使身边有一位关爱他们的超级“奶爸,他叫苑栋,今年34岁,2004年从新乡医学院毕业,就来到了河南省漯河市社会福利院,主要负责儿童康复工作。
 14年来,苑栋日复一日用自己那份看似平凡却又难得的坚守默默关爱着这些身有残疾的孩子,将宝贵的青春献给了这些最需要呵护、抚育的孩子们。
超级“奶爸”的平常事:沏奶粉、喂孩子、换尿布
2004年,漯河市儿童福利院281个孤残儿童,大都是有先天性疾病的弃婴,每天给他们喂奶、服药、按摩、换尿布,既脏又累。当时,刚大学毕业就来此工作的80后大学生苑栋,为精心照顾好这些折翼天使,先后拿到了中级按摩师证、中级营养师证和康复师证,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坚守,这一守就是14年。
“院里每个婴儿都姓党,1岁以下的有12个,最多时有20多个。”苑栋说,由于护理工作又脏又累,人员招聘难,所以给婴儿喂奶粉,换尿布,喂药等人手经常不够用。主要负责孤残儿童康复、治疗、营养的苑栋,就经常过来帮忙。
苑栋熟练地从消毒柜内取出奶瓶,把烧开的热水倒进去小半瓶,又加入少许凉白开,再倒入奶粉,用筷子轻轻搅动。“温度只能在40℃左右,热了会烫住小孩的嘴,凉了喝下去容易拉肚子。”握住奶瓶感觉温度时,苑栋说,“刚出生不久的女孩,一次约吃30ml左右,男孩能吃50ml,半岁以上的要吃120至150ml,大多数孩子要3个小时喂一次。
苑栋来到婴儿车前,小心地把一块干净的毛巾围住一个婴儿的脖子,轻轻地托起婴儿的头部,把奶嘴放到小家伙的嘴里。小家伙开始吮吸起来,苑栋看着他一双漂亮的眼睛忽闪忽闪,忍不住会心地笑了起来。等小家伙吃饱喝足后,苑栋再用柔软的毛巾把他嘴边的奶渍轻轻擦去,然后把他放到床上,接着喂下一个。
有个叫党心艺的小女孩,初入院时刚刚一个月,属早产儿,右下肢粗大,经医生诊断患有右腿皮下硬肿症。心艺在院生活期间,苑栋格外疼爱她,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她,更喜欢亲昵地将心艺抱在怀里,小心艺也特别享受“爸爸”的怀抱,常常把头依偎在苑栋的肩头,“父女”之间温暖的画面令人动容。小心艺进入家庭寄养后,总要闹着找“爸爸”。苑栋也是福利院里孩子们唯一被称为“爸爸”的男同志。
有个叫党寒玉的女婴,初入院时刚刚两个月,浑身发紫,经过诊断查出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每次犯病都会呼吸紧促,十分痛苦。苑栋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没事儿的时候经常抱着小寒玉,怜惜地逗孩子玩耍,像呵护一朵娇嫩的小花一样陪伴着孩子。有段时间小寒玉由于病情加重被送入市漯河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苑栋放心不下,几乎每天都会利用下班时间到医院看望小寒玉。
有人问苑栋为什么这么喜欢孩子,苑栋说,来到福利院的孩子都是因为残疾被抛弃,而我又是学医的,每当看到这些孩子被病痛折磨,心里就会很难过,我只是希望能用自己的专长和一点爱让这些孩子感受到温暖,让他们觉得自己并不孤单。
超级“奶爸”的委屈事:曾被人怀疑是人贩子
在别人眼里,去外地出差是一个“好差事”,但苑栋从不这样认为,那么多次去北京送孩子,他完全可以停上两三天,看看名胜,逛逛商场,但他从来都是下了火车随即就买返程票,把孩子安顿好以后便踏上返程的列车。有人说他“傻”,他总是一笑了之,他说单位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干,还有几个孩子需要康复、几个孩子需要送医院等等。
他作为儿童福利院的按摩师、营养师、康复师,经常带着孩子去医院看病,有些孩子的病需要做手术,在漯河做不了,常常需要去北京、郑州等地治疗,苑栋就连夜坐火车赶去,保证患病孩子第一时间能够接受治疗。
由于苑栋经常一个人抱着一、两个孩子坐火车,加上他是个年轻的男性,火车上噪音大,空气也不好,孩子就会焦躁不安、不停哭闹,因此苑栋常被人怀疑是“人贩子”,百般解释别人也不相信,有一次甚至有乘客报警,经过乘警与福利院联系核实了苑栋的身份后大家才相信,纷纷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后来,苑栋每次带着孩子出门看病,都会带着福利院开具的证明,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同时,练就了一套哄孩子的“看家本领”。每当有孩子乘火车哭闹时他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玩具、零食等不停逗孩子,直到孩子破涕为笑。
超级“奶爸”的心痛事:雪儿到离开人间都不知道谁是生她的人
任何医院、任何福利机构都不可能保证能够救活每一条生命,也不可能保证每个孩子的健康成长,无法阻挡一些生命的日渐羸弱和过早消逝。当有个别孩子经过全力救治不幸夭折,到去世都没有体验过一天亲生父母怀抱的温暖,是苑栋最感心痛的时刻。
苑栋最难忘记的,是一个叫雪儿的孩子,她的眼睛乌黑明亮,目光却有点涣散,像宝石蒙尘。她死的时候只有4岁,死于急性病突发。最初送到医院的时候,的身体烫得像火炭,还伴有轻微的痉挛,可是,她却很安静,并不哭闹,只是不安的睁着大眼睛四处张望。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动不动,她是地么地小,雪白的被子盖在她身上,只是稍微有些隆起。苑栋每天都到医院看望小雪。给她喂奶粉,为她按摩,为她唱儿歌,讲故事。这时候,她就会把脑袋转向苑栋,努力做出表情回应他。
小雪的病情有所好转后,一天,苑栋抱着小雪来到街上,小雪不停地转动着脑袋,看来来往往的人群,沸腾的人声,从出生后就待在福利院里,这人间对她来说,是一个多么新奇的世界!
他们走进了商场,有女服务员走过来说:“这是你的女儿吗?真可爱。”小雪对服务员笑了,可眼球却伴随着笑往下翻,那是脑瘫的症状。女服务员一脸诧异,苑栋却坚定地她说:“是的,她是我的女儿!”小雪最后还是走了。病情最后,因为有胸腔积液,医生在她的肋侧开孔,插入导管引流,那一定很疼很疼,小雪的哭声撕心裂肺。
在生命的火苗将要熄灭时,小雪的眼神充满依恋,苑栋分明听到了一声比针尖还要细的呼唤“爸爸”,或许她并没有喊出来,苑栋只是看到了她的口型,但是,这是一声足以把苑栋的一生都喊疼的呼唤!后来这几年,每当想到那个无声的呼唤,苑栋的心都像针扎一样疼。小雪去世后,苑栋认真细致地用小褥子将她包好,把她抱着怀里,带她“回家”。那一次,单位的车辆因故不能去医院,苑栋是打车去接小雪的、又打车抱小雪回家的。当时小雪刚刚停止生命体征不久,身体尚有余温,恍惚中,在怀里的仿佛还是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她在人世时的点点滴滴,一遍遍在苑栋的眼前浮现。
苑栋就那样一路抱着她,泪水一直在他眼眶里打转。
超级“奶爸”的欣慰事:当一个个孩子经过长期不懈的康复走进教室学习
脑瘫患儿党文亮2岁时因患有脑瘫被遗弃,刚入院的时候四肢僵直,并伴有语言障碍,苑栋根据亮亮的情况制定了一套科学的康复训练计划,每天为他按摩、训练,教他学说话,一遍不行两遍,常常一个训练动作要重复二十多次,有时亮亮因为疼痛不愿再做,苑栋便耐心地附耳鼓励他,亮亮每一点点进步都会赢得苑栋的加油打气。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苑栋的悉心呵护下,亮亮现在已经可以借助辅助工具独立行走,并学会了朗诵、唱歌,每当亮亮摇头晃脑地朗诵《三字经》或《弟子规》的时候,在苑栋听来再优美的旋律也比不上这朗朗的童声。
为孩子的幸福而幸福,为孩子的痛苦而痛苦。10多年过去了。当时和苑栋一起应聘到漯河福利院的人,或者因为临时工薪资太低,或者因为苦和累,大都离开了,只有他坚持下来。
2004年以来,一个月200多元的临时工工资,他拿了3年。他的父母和亲朋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钱对他来说当然也很重要,看到别人住豪宅、开豪车,他当然也很羡慕。也曾有不少人对他说:苑栋,你有技术,可以辞职自己开一个儿童的康复机构,很挣钱的。可是,他知道,他不会那样去做。他发自内心地热爱自己的工作,爱这些孩子们,不计较钱多钱少,不由自主地为他们付出自己的所有。他觉得只要是能从事这份工作,本身就是最大的报酬,事实上,当一个人为了工作本身而不是工作后的工资来做事情的时候,他往往能尽力把工作做好,也一定会收到最多的报酬。他收获的报酬就是孩子们对他的依恋和感谢,是那一声声动情的“爸爸”。
再凛冽的命运寒风也吹不散幸福和温暖,春天终会来临。苑栋说,他只是想陪着孩子们,让日子就这么平淡平凡而又快乐地流淌下去,可是,党和政府却给我了很多荣誉。《大河报》、《漯河日报》等媒体对我的事进行了报道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江苏卫视及国内200多家网站也进行了转载和深入报道,我被授予了“漯河市十佳市民”、“漯河市第二届道德模范”、“漯河市青年岗位能手”、“漯河市文明示范标兵”等荣誉称号,并入选了2013年11月份“中国好人榜”。2014年7月11日,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栏目以《创业的爱心支点》为题又对我进行了专题报道,时任市长的曹存正同志在看到报道后专门作出批示。在各级领导的关怀下,我的编制问题也于2014年被解决了,摆脱了临时工的身份,成了社会福利院的正式人员。这些都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黄培灵  赵刘尊  王炜珂)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主办:河南省民政厅    协办: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备案序号:豫ICP备070031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