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河南省民政厅(改版) >公共服务>政策解读
 
从6102万到902万 求解留守儿童数据锐减之谜
【字体: 】   2016-11-28   来源: 中国社会报
 

全国到底有多少个农村留守儿童?之前社会上普遍采用的数据是6102万,然而民政部11月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的留守儿童数量只有902万。

从6102万到902万,数据变化落差之大的确让人惊讶。这究竟是客观变化还是人为缩水?902万这个数据究竟靠不靠谱?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进行了有关采访。

两次统计的差异在哪里

此前,专家学者和新闻报道引用最多的数据是全国共有6102.55万农村留守儿童。该数据来自2013年全国妇联发布的《我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

据媒体报道,该研究由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承担,6102.55万这个数据,是从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中抽取126万人口样本量,对其进行统计分析和估算而得出的。

这里有两个关键之处。一个是时间的滞后性。2010年的人口普查距离今天已经六年多了。六年的时间过去,统计的群体中有八个年头出生的人,已经不再是留守儿童。而新增留守儿童,却只有六个年头。其间,社会经济的种种变化,城市对外来务工人员的需求,年轻的农村夫妇对待自己孩子的态度,以及他们对是否要出城发展的取舍,这些因素都有可能影响到统计数据的变化。

另一个关键点在于样本量偏小。以126万样本去估算13亿人口中的留守儿童数量,本身就很难保证科学性、准确性。何况这126万人口样本又会存在东部与西部、落后与发达等区域间的差别。

此外尚有统计口径上的差异。其一是留守儿童的年龄截止期限。过去的报告是以不满18周岁为口径的统计,而这次的统计口径却是不满16周岁。其二是统计范围上的差异,旧的报告是以父母一方外出即算留守儿童,而新的统计方式却是只有父母双方外出务工,或一方外出务工,另一方无监护能力的,才算是留守儿童。两相比较,数字大幅度缩水就不足为奇了。

各地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关爱措施不断完善,也是数量变化的原因之一。江西省救助管理站站长洪立琴分析,尤其是随着新型城镇化建设、扶贫攻坚、户籍制度改革、随迁子女就地入学、返乡创业等系列政策和工作的有效实施,为减少农村留守儿童数量创造了有利条件。

今年8月,民政部有关负责人曾向媒体举例介绍,贵州省去年摸排农村留守儿童100万,经排查今年只有80万,因为去年贵州省做了大量工作,到外出务工集中的地点宣传引导和家庭教育宣传引导,此外还出台了一系列优惠帮扶政策。有相当一部分外出务工的父母都回到贵州,就近就业创业,因此,留守儿童的数量会有所下降。

一方是以小样本估算出来的数据,一方是实打实排查出来的数据,哪个更可信,这似乎是个不言而喻的事。

902万,精确到个位数的摸排统计

4个月的时间,要摸清楚中国这片广袤大地上所有的农村留守儿童,不亚于一次小型的人口普查。比如,湖北省鄂州市梁子湖区全区民政人排查500平方公里内的全部农村留守儿童4054人,整整用了3个月的时间。

7月26日这天,湖北省鄂州市畈雄村留守儿童摸底排查员、村妇女主任张凤娥冒雨来到该村70岁老人熊素云的家中。“儿子和媳妇走了多久了?他们今年回来没有?平时吃得好不好?小孩的身体状况如何?会不会经常生病……”比对着家庭户口簿显示的成员信息,张凤娥核实着这户家庭的情况。

张凤娥出示了她手写的一张清单,这个清单上面留有她要走访的家庭的情况和联系方式,其中有七八个家庭前面划了叉,都是起初以为是留守儿童家庭,经过排查发现其实并不是,就排除了。

翻阅由她手填的一张《农村留守儿童基本情况登记表》,其中共有43处空白需要填写,问题包含了“监护类型”“家庭经济来源”“救助帮扶情况”等栏目,她都一一作了勾选,调查表下面还有文字说明,比如监护类型,详细说明了“好”“一般”“差”等几种监护情况。“如果(委托监护人)身体状况好就是好,照看有困难就是有困难,我们都要如实记录。”

由于留守儿童父母不在身边,有的孩子年龄太小没办法填写,负责监管的老人文化程度又不高,因此排查工作常常面临不少困难。每调查一户,她都要问上近50个问题,遇到拿不准的,还要反复核实。在顺利的情况下,张凤娥一般一天大概能够摸排十来户。

鄂州市梁子湖区救助站副站长高洪涛告诉记者,针对留守儿童摸底排查,全区的基本要求是组织入户调查、精准到户,按照梁子湖区民政局的精神,如果调查中出现问题,将会按照规定追究相关负责人的责任。同时,将留守妇女、留守老人调查一并纳入工作程序。  

“哪些家庭是农村留守儿童家庭,村妇女主任更清楚一些。在开会时,我们动员村支书、妇女主任和计生干部等工作人员一起参加,有部分妇女主任兼任着未保专员,这项工作就更能便利开展。当然,原则上由村支书牵头,他们来统筹安排,以方便进行留守儿童入户调查为原则。派出所也提供支持,比如,有的农户迁出户口,一般不会通过村委会,村干部不一定知晓。如果我们在入户调查工作中在户口问题上确定不了,可以在派出所查询户籍信息。”高洪涛说。

“调查表要全部实现电子化,表格汇总后录入电脑。”高洪涛介绍,区民政局将各镇收集上报的电子花名册和汇总表分发到教育、公安、卫计、人社、妇联、共青团等有关部门再次进行审核确认。然后将确认后的电子花名册和汇总表分发到各镇、村(社区),由镇、村(社区)再次完善登记表、花名册和汇总表,按照“一人一档”的要求统一建立“三留守”人员台账。

在调查当中当然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有的农村留守儿童户籍不在村里,这种人户分离的情形,调查员原则上也进行登记,但是要在汇总表上注明,“户籍不在辖区”,这样可以防止漏报,高洪涛介绍,“有的家庭,父母今年外出打工,隔一段时间不愿意外出了,而是在家照顾子女,我们就要每隔3个月进行一次清理,实现农村留守儿童花名册的动态管理。”

“这次进行的农村留守儿童摸底排查,数据要精确到个位,决不能估算。”民政部负责人强调。在这份决心的背后,无数个民政人日夜兼程,只为打通儿童福利的“最后一公里”,不让一个孩子落下。

摸排之后,重点还在关爱留守儿童

这次摸底排查,目的还是进一步加强对留守儿童的关爱工作。

民政部有关负责人介绍,在摸排过程中,家庭监护缺失问题较为突出,个别外出务工父母缺乏监护责任意识,任由未成年子女独自生活,较少回家看望或保持亲情沟通,甚至常年不与子女联系,严重影响了农村留守儿童的身心健康发展。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认为,摸底排查将为政府和社会力量介入创造条件,有利于尽早采取干预措施帮助孩子们健康成长,家庭监护是保障儿童健康成长的基础,“父母应该依法履行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即使外出务工也不能逃避责任。”

为此,日前举办的农村留守儿童“合力监护、相伴成长”关爱保护专项行动提出要落实家庭监护责任,专项行动包括6项主要内容:落实家庭监护责任,落实强制报告责任,落实临时监护责任,落实控辍保学责任,落实户口登记责任,依法打击遗弃行为。

记者梳理发现,继《国务院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于今年2月发布之后,截至目前,已有山东、福建、浙江等26个省份出台实施意见,结合当地实际情况提出了具体措施,30个省份建立了领导协调机制。

为了构建农村留守儿童保护的长效机制,安徽省将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纳入各级政府绩效考核。同时,将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纳入政府购买服务目录,支持社会组织等开展关爱服务活动。

陕西省分别对辍学、未登记户籍、处于困境和无人监护、父或母无监护能力的四类农村留守儿童,针对性地实施全方位摸排、信息核对、纳入保障、进一步明确监护权等措施,提升帮扶的有效性。

摸排数据显示,目前仍有36万留守儿童处于无人监护状态。留守儿童关爱工作,不能止步于摸排出几个数据,扎扎实实地解决好留守儿童的问题,才是全社会各方面应该加以关注的重点。

佟丽华建议,结合慈善法的贯彻落实,民政部应整合相关政策,尽快大力培育、发展儿童保护类专业社会组织,依托专门社会组织培育专业人才,以配合各级政府民政部门做好农村留守儿童及困境儿童的关爱保障工作。他说,“在留守儿童问题上,容不得任何形式的懒政。时间紧迫,无论怎样,孩子们在一天天长大,今天我们怎样对待他们,明天他们就将怎样回报我们。”

民政部部长黄树贤在日前召开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暨“合力监护、相伴成长”关爱保护专项行动视频会议上指出,全国如期完成了农村留守儿童摸底排查工作,外出务工父母“挣钱顾家两不误”的观念得到进一步增强,家庭、政府、社会、学校各负其责的关爱服务体系逐步完善。同时也要看到,目前一些地方和部门还存在重视不够,进度不快,存在畏难情绪等问题,仍有不少农村留守儿童在监护照料、入园入学、心理健康等方面存在困难和问题。黄树贤部长列举的这些问题,都是下一步各界协力推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工作的重要着力点。(本报记者  王 莹  赵晓明)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主办:河南省民政厅    协办:河南日报报业集团
 备案序号:豫ICP备07003108号